基于华为5G折叠屏手机浅谈企业专利布局策略18

  近日,华为于巴塞罗那举行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发布了全球首款5G折叠屏手机--Mate X。一方面,该机搭载业界首款7nm工艺的多模5G终端芯片,单芯片支持实现2G、3G、4G和5G多种网络制式。另一方面,其采用鹰翼式折叠设计,通过自研的铰链技术实现一体化的折叠形态。一经亮相,便成为焦点。

  知产界知名自媒体人韩百科君在第一时间从专利角度出发,发表了与该机相关的文章《华为Mate X发布于2019,专利申请于2016,但创新的故事始自2006》 。笔者受上文启发,基于自己的认识,在此和大家谈一下企业专利布局的一些策略与建议。

  上文中提到,该机型的原型技术方案应为下图所示的申请日为2016年9月20日的这篇专利申请。

  笔者进一步通过国知局的系统查询到该专利申请目前的审查情况,通过下图可以看到至少两项信息。第一,该申请在申请之初便计划进入其他国家和地区进行专利布局。第二,该申请的公开日为2018年4月4日,此时距其申请日已过去十八个月有余。

  仅通过这一个专利申请,我们至少可以发现这样一种专利布局策略,即,产品未上市,专利先申请。

  对于通用类消费产品,由于市场竞争激烈,很多有责任的公司都会花费大量时间于产品前期研发与设计上。如果等到产品上市,得到用户良好反馈后,再进行专利申请,无疑是得不偿失的。另外,本机型面世与其专利申请日相差了两年左右的时间,说明华为内部是对其有多重验证流程的,甚至是在多种机型的比拼中最终胜出的。此时可能会存在其他“淘汰”机型的原型技术方案,这些技术方案在2016年应该申请专利吗?答案无疑是肯定的,因为彼时谁也无法准确预测最终的“胜者”会是谁,就像张小龙的微信也是在腾讯内部竞争中最后一刻才得以胜出一样。由于研发与专利申请往往是相辅相成的,在企业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类似于上述并列的技术方案都应进行专利申请,以防日后竞争对手采用被本公司“淘汰”的技术方案,而产生了与本公司“胜者”专利相同,甚至更好的效果。

  另外,由于手机作为一款全球性的通用类消费产品,华为也不会仅把目光放在国内。基于专利的地域性保护原则,华为根据产品情况与企业定位将此专利申请进行全球性的布局,以帮助其日后开拓不同地区的消费市场。

  上文中还提到9 .3和1 .2这两篇专利申请,二者分别对前述铰链结构进行了拓展。

  通过上图可以看到,两个在后专利申请的申请日分别为2016年11月17日和2017年2月28日,二者的公开日分别为2018年5月25日和2018年9月7日,另外,二者公开日与申请日的时间间隔也均为十八个月。结合前文在先专利申请的时间信息,笔者认为至少可以看出两个问题。

  其一,《专利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收到发明专利申请后,经初步审查认为符合本法要求的,自申请日起满十八个月,即行公布。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可以根据申请人的请求早日公布其申请”。也就是说,十八个月这一期限是专利申请至公开的通常时间间隔。但是,由于专利局还可根据申请人的“提前公开”请求将专利申请早于十八个月的期限公开,甚至申请日后三个月内便可公开,部分申请人认为提前公开,便可提前审查,并尽快确定是否授权的结果。殊不知,这样的理解可能有所偏差,按照《专利法》的明文规定,只涉及公开是否提前,并不涉及审查是否提前,如果确实需要提前审查,可依据《专利优先审查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提交相应材料,以进入优先审查程序。

  笔者认为华为的上述专利申请之所以没有要求提前公开,出于多方面因素的考虑。

  信息通信技术产业市场竞争激烈,产品迭代速度较快,一项技术的生命周期有限,很有可能短于专利的保护期限,也就是20年。如果本公司创新性地研发出了一项较前沿的技术,并对其进行了专利申请,但在申请日后3个月便公布于众,更准确而言,公布于其竞争对手。则对于知识产权意识更强的竞争对手,或者研发实力更强的竞争对手,无疑是一份大礼,其会针对该专利申请中的技术进行研究,进而进行规避、升级甚至反制,从而使该竞争对手在本公司的公开专利申请的帮助下也尽早在生命周期不长的市场中分一杯羹,甚至竞争对手进行了更全面与合理的专利布局,将本公司的在先专利申请团团围住而不能越雷池一步,最终只能接受交叉授权协议,甚至放弃该技术,造成不可数的经济损失。因此,华为的上述专利申请不仅占据了较早的申请日,还让竞争对手在十八个月内的时间内无法准确知晓其“以公开换保护”的相应技术。

  因此,对于具有一定研发实力的企业,特别是处于一个具有广泛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市场中时,对于本企业较为先进的研发成果进行专利申请时,不建议提前公开,如果确有优先审查的需求,可以根据《专利优先审查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进行操作。

  其二,华为公司上述两个在后专利申请的申请日2016年11月17日和2017年2月28日均位于在先专利申请的申请日2016年9月20之后,公开日2018年4月4日之前,且在后专利申请可视为在先专利申请的扩展方案,这其实给了广大申请人另一个关于专利布局的启示。

  我们知道,科研是符合一定自然规律的,也就是技术的进步是需要时间积累的。与此同时,目前大多数的专利保护制度都遵循先申请原则,也就是最终的专利权归属最早提出该专利申请的申请人。因此,对于具有例如持续性迭代产品的企业,最基础的原型技术方案,甚至概念性技术方案需要先行进行专利申请,待后续相应研发成果出现后,再进行扩展性或补充性专利申请的布局。

  《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条规定:“新颖性,是指该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不属于现有技术;也没有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就同样的发明或者实用新型在申请日以前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提出过申请,并记载在申请日以后公布的专利申请文件或者公告的专利文件中”。也就是说,即使在后专利申请与在先专利申请的保护范围部分重合,但如果在后专利申请的申请日位于在先专利申请的申请日与公开日之间,则在先专利申请至多具有成为评价在后专利申请的新颖性的对比文件的可能性,而无法成为评价在后专利申请的创造性的对比文件。进一步,只要二者具有新颖性层面的区别,具体而言,具有非惯用技术手段直接置换等区别,在先专利申请就无法成为阻碍在后专利申请新颖性的障碍。而具有一定研发实力的企业使在后专利申请的技术方案做到这一点几乎不存在问题。

  当然,对于类似情况,还可以通过要求优先权等方式进行合理的专利申请,在此不做展开。

  正是由于未请求在先专利申请的提前公开,导致其申请日与公开日之间具有十八个月的时期,企业在此阶段可有较充足时间进行扩展性与补充性的研发,布局更多有效而合理的专利申请。不但不会使在后专利申请过多受在先专利申请的“新创性”影响,还可使企业具有较充足的时间对市场发展趋势进行分析,进一步完善专利布局,为日后产品上市与维权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

  随着国家政策层面对知识产权保护的逐渐加强,以及基于知识产权纠纷的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企业作为市场主体,在进行专利申请与布局时,需要进行更多考虑,这样才能在瞬息万变的市场中拥有牢固的立足之地。

0
首页
电话
短信